1)第五千两百三十章 新的认知_踏星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陆隐没有急着逼问圣柔的猜想,时间有的是,外界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。

  时间流逝,百年过去。

  陆隐找到了圣柔,询问它的看法。

  圣柔很想一言不发,可陆隐来了一句:“你能有猜想皆因为我,如果我在你这得不到某种利益,那你就不必存在了。”

  这句话成功让圣柔开口了。

  它既想走那一步,生,才是一切的基础。

  死了就什么都没了。

  “因果,是一条完整的线,可这条线有一个头,却不代表只有一个尾…”

  圣柔说着,陆隐静静的听,没有打断。

  “这是我族对因果的了解,非常重要,即便三道规律也不懂。”

  陆隐点点头:“我信,毕竟这可是因果束缚的基础理论。”

  圣柔眼睛大睁,惊讶望着陆隐。

  陆隐与它对视:“很意外吗?因果束缚又不是只有你们会,你用因果束缚这套理论忽悠我,想蒙骗过去,不算过分。毕竟如果我自己没能领悟,此刻还真有启发。”

  “可惜你小看我了。”

  “你觉得在因果一道上,我与你,孰强孰弱?”

  圣柔眼睛眯起:“因果束缚来自因与果为终,过程万变,如果反过来呢?”

  陆隐挑眉,反过来?

  “过程只有一种,那么因与果是否也只有一个?还是多个?”

  “如果将这种过程判定为因果,那过程的源头与结尾又是什么?”

  “这过程的源头与结尾真的就是我们看到的那样?真的无法再往前延伸?实际上一切因果的源头皆为宇宙,因为是宇宙诞生了生灵,那么结尾呢?是否所有自那个过程之后的影响都算是结尾?那这个结尾真的只有一个吗?”

  “不是一个的结尾是否就是这条因果的结尾…”

  圣柔一口气说了很多,越说,陆隐越迷茫。

  他想过关于因果的很多种可能,但却比不了因果主宰一族无数年的猜想。

  “没有人可以看清因果,因果主宰也一样,它也要思考因果的本质,越思考,越迷茫,当因果思虑到最后,它究竟是什么?以因果过程衍生而出的时间与空间,意识,生存,死亡,这些又是什么?”圣柔声音越来越大:“人类,你想听我的猜想,可惜我原本猜的就比你多,如何还能给你答案?”

  答案。

  答案。

  答案…

  这两个字不断在陆隐脑中回响。

  他收起了圣柔,静静坐在山水庭院,答案吗?谁能给自己?谁都给不了自己。

  因果主宰都在猜想因果,他凭什么看透因果?

  想的太简单了。

  如果光靠王文那一眼就能迈向通过主宰的路,王文早就是主宰了。

  圣柔无法证明它自身的价值,因为它想不到答案,就把猜想答案的难度交给了陆隐,算是另类的逼迫。

  起码,它暂时不用死了。

  陆隐在山水庭院坐了很久,一个瞬移前往寂海亡境,从圣柔那获得了

  请收藏:https://m.tasim.net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